死又怎么样?比起刹那的浮生,死亡才是万古长存。

——题记

震旦,原来是印度人对古中国的称呼,第一次出现在佛经中。想来我泱泱华夏在当时是很外国人欢迎的,这个称呼表达了对中国的一种幻想。而在凤歌的同名小说《震旦》中,化用了这个词,把道者的聚集地称为了震旦,同样是一种幻想和希望。

说实话,道者看不起红尘中的“裸虫”。从一个妖怪头领的精辟评语中就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啊,我听说过那些生灵!他们住在红尘,是无鳃的鱼,失翼的鸟,他们像狐狸一般诡计多端,跟犀牛似的哞哞乱叫,他们对待同类狠如虎狼,又似蜜蜂一样终年奔忙,付出的多,得到的少,他们的野心比天空还大,归宿却比床铺还小,他们在欲望的迷雾中游荡,很少看得见真正的阳光!”于是,一些修炼符法的人寻觅到自己心中理想的圣地,并使用道法将之和尘世隔绝起来,是为震旦。

我们的故事就从一个红尘中的少年进入震旦开始。主角方非的父母因为车祸双双去世,不得不去投靠一个远亲祖母。祖母是个很神秘的人,但是对方非还算不错,照顾他的起居并安排他入学。不过,在祖母安排的贵州学校中,方非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因为同学老师的排挤和陷害,他每时每刻都想逃离这个地方。在一次被同学暴打的晚上,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他被一条黑狗救下,阴差阳错地得到了每一位修道之人梦寐以求的宝物:“隐书”。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各路人物蠢蠢欲动,方非自然无法应对,这时候女主出现,温润如水的方非遇到了热情如火的燕眉。为了躲避魔物的搜捕,燕眉带着方非进入了震旦。

在进入震旦的时候,因为意外方非和燕眉分开了。我想这是必然的,如果他一直和燕眉同行,然后再借助隐书的力量,横行震旦,这部小说就失去了乐趣,彻底沦为了快餐系列,让人乏味。为了寻找燕眉,方非走上了漫长而艰辛的旅途。是的,这是一个陌生的世界,他没有力量保护自己,但是几乎每个人都想要他的命。所谓的宝物“隐书”其实并不能保护他,相反,这是一块烫手的山芋。宝物这种道具,想来不是人人都能拥有的,它会让强者疯狂,让弱者丧命。在很多意淫类型的玄幻小说中,主角凭借某种宝物横行异世,让众人俯首帖耳,只不过是一种无脑的幻想罢了。只有依靠自己的人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宝物让强者更强也只会让弱者更弱。

看到这里,你有没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没错,这部小说正是模仿著名的魔幻小说《哈利波特》系列。不过相较于西方的魔法,本人还是更喜欢来源于东方的道法,透着一股亲近劲儿。没有外国文化和背景的铺垫,看外国的小说多多少失去了一些乐趣。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让作者能有更为广阔的着力点,构造想象出美丽奇特的世界。无论什么时候,我觉得一个人不能缺少的东西就应该是想象力。所谓的科幻,玄幻、魔幻以及超现实主义等等小说,本质上都在展示着作者的想象力而已,只不过在不同的方面。但让人很无奈的是,从小到大,我们接受到的教育无时无刻不在扼杀着我们的想象力,所有的一切都有标准和准则。答案是标准的,论点也是标准的,连每个人的愿望都是标准的。每个人都写过《我的理想》,每个人都被逼着成为科学家或者医生等等在父母和老师看来功成名就的那种人。到头来,大学毕业走向社会,被人问及:你想做什么?你的理想是什么?想象力和个性被消磨殆尽的我们只能苦笑着摇头,喝下一杯苦酒,叹息道:我也不知道。种种无奈让我想起自己,以前追求与众不同,现在尽量与众相同,才不显突兀才安全踏实。从而渐渐地失去了激情、乐趣、自我。

生活在小说的方非无疑是幸运的。他或许在红尘中是普通的,甚至是平庸的。但是进入震旦后,他有了目标和追求,他知道自己的使命以及想要走的路。人一旦有了目标,整个人都是亮的,心中有梦,眼中有光。他的力量很弱小,思想也很单纯。但是在他身后,却有着一群力量并不弱小,思想并不单纯的人。震旦难道真的是所谓的天堂吗?不!人有七情六欲,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有纷争和迷乱。也许震旦中的道者比红尘中的裸虫强大的多,但是欲望是一样的。震旦中也有苦难、谎言和欺骗。

从红尘到震旦,从《仙之隐》到《星之子》再到《龙之鳞》,方非在不断成长。成为八非学宫的学生,加入逆鳞组织,只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掌控自己的命运。想必读者也不想看到一个傀儡主角吧?反正我是不愿意,无论这个主角是被高人掌控还是被所谓的宝物掌控。无论在现在生活还是虚拟世界中,无法掌握命运的人不配拥有命运。

让人有些遗憾的是,这本书没有完结。好几年了,作者被俗务缠身,完结遥遥无期,方非和燕眉相聚的时候也是遥遥无期。不过,这也没什么要紧,方非正在向梦想前进,进一寸自有一寸的欢喜。在他行进的过程中,也曾迷茫过,也曾彷徨过。当他面对未知与恐惧,他到底该怎么做?“乌有浩川,舍我精魂,天渊咫尺,度此凡人”,他早有觉悟,我早有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