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天夜游,着凉了吧?我看你是着了别的什么东西吧?

——题记

虽然已到了五月底,前几天,天气却突然寒冷了起来。下过几场夜雨之后,空气中整日弥漫着的雾霾被雨水冲散了许多。在下雨的夜里,撑着一把伞,慢悠悠地走着。雨水滴答滴答地落在伞上,心中感到安适喜乐。回到住处,没有琐事的打扰,泡一杯茉莉花茶,感受着淡淡的茶香,混合着清冷的雨夜空气,打开蔡骏的新书《最漫长的那一夜·第二季》,心绪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那是一个个漫漫的长夜,莫名涌上一股寒冷之意。在这一瞬间,忘记了许多往事,又想起了许多心中的伤痛。曾经以为不会后悔,但是每每午夜梦回,总有这种别然的思绪混杂在心中,又是无奈又是叹息。志士惜日短,愁人知夜长。好像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又好像是生命消逝前的回光返照。这是《长夜篇》的姊妹篇,不是中元夜,而鬼照样醒着。

在一次次的寒夜回顾中,相较与以往,好像改变了很多。是什么原因呢?是那次圆月下的承诺,还是那次雪夜里的回眸?我已经记不得了。但是,它们一定发生过,我确信,在感受到失落的时候,就是这些画面,鼓励起自己的勇气和自信。但是这本书中带来的夜,展现出来的不只是漫长,更多的是寒冷,是人性的肮脏,我如同喝着鸩酒止渴一样,明知有毒,却不能停止。前方是万丈深渊,掉下去的时候,有一种罪恶的快感。

一夜又一夜,每篇故事的主人公好像永远无法触摸到最深处的光亮与温暖。在这么多的日子里,他们的希望和前方在哪里?总是有伤害,总是有欺骗,坚持着人的道路,还是坚持着鬼的道路?原以为要想跨过这些寒夜,与苦难和绝望对抗,就得放弃心中的道,用鬼道去解决。那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对付一个没有原则的人,最好的办法是放弃所有的原则”,可是,我觉得你们错了,放弃了人的原则和身份,你真的甘愿做一只孤魂野鬼吗?没有朋友,没有方向,在暗黑幽冥之地,一遍遍盘旋。就算你胜利了,又如何?这是鬼的胜利,不是你的胜利。

寒冷是永远无法消除的,就算旁边有火,有光,身上温暖,心却已经冰凉。在黑夜的掩盖之下,不为人知的欲望和可怕的暗流不停涌动,稍有不慎,就被冲到偏远的远方。太阳如此明亮,却也有它照不到的阴暗面,想想看吧,你可以不接受,但是情势所迫,只能作出改变。我知道,这很困难,长久以来,这一切的不堪已经深入到骨髓当中,不管挣扎反抗亦或是默默忍受,痛苦和苦难总会出现在眼前。

但是,有所改变总归是好事。在堕落中沉沦,还不如在痛苦中涅槃。如果一切都是上天注定,一切都是命中安排,你又怎能甘心?那些快乐和感激,真的就被打败了吗?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两头狼,一头是光明、希望、努力、善良、良知、美好,另一头相反,代表着黑暗、绝望、堕落、罪恶、痛苦和丑陋。到了十字路口,它们便发起疯来,相对对抗,势均力敌,似乎分不出胜负,但这只是表面。时光在流逝,道路在继续,人要往前走,总有一头狼会倒下,另一头在对月嚎叫,又输了吗?又赢了吗?“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在这本书里面。我察觉到了很多的不一样。有的似乎在眼前,有的却像是在假装。多次出现的欺骗,就好像是挂羊头卖狗肉一般,在主人公心目中留下大大小小的创伤,血淋淋的。沙漠中行走,已是口渴难忍,好不容易看到的清水与阴凉,最终发现是海市蜃楼,自己的幻想。破灭的信仰与情感,要经历很多的时间与呵护才能修复,但更多的是,再也不能回到原来的单纯与善良,谁来赔偿?如同一张粗砺的砂纸,打磨着主人公对现实仅存的一点点好感。要知道,爱与希望从来不是一瞬间消散的,在嫉妒和愤怒中,这些美好的事物走出了它们的有效期限,归于平淡甚至是绝望。每个人都不应当尝试或者被尝试这种滋味,如同一条毒蛇,在撕咬着五脏六腑,痛彻心扉,却只能徒呼奈何,无力回天。

不管怎样,我们都该记得:不论多大的雨,总有停的时候,不论多长的夜,总有亮的时候。真正的光明绝对不是没有黑暗,只是永远不会被黑暗遮蔽罢了,真正的英雄绝对不是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远不会被卑下的情操控制罢了。雨停了的时候,天晴了的时候,去外面走一走。你会看到,风在吹动一树的叶子,沙沙作响。阳光透过缝隙,投下斑驳的花香。时光这么美好,还有希望,还可以走,还可以好好学习,还可以天天向上。复苏了的梦,成长起来的理想,同样的,还有如影随形的欲望。

寒天夜游,我好像并没有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