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纵有神刀在手,也终究难以成为刀中之神。

——题记

这是一把弯弯的刀,在月光下使将开来,有种摄人心魄的力量。没有人能躲开这道弯弯的刀光,就如同没有人能躲开明亮的月光一样。刀上面镌刻着七个字:“小楼一夜听春雨”,悲凉而又凄美。唱不完的英雄曲,砍不尽的仇人头!有多少真英雄,伪君子死在了这把刀下,江湖人称之为“魔刀”。畏之如虎,谈之色变。

为了对抗这柄几乎无敌的刀,江湖人请出了剑神谢晓峰,合力大战魔教教主,终于将其逼下悬崖,江湖一度恢复平静。这就是所谓“名门正派”的常见作风,以多欺少,胜之不武。但是江湖的平静只是表面的,背地里暗流涌动。无数卑劣的小人身居高位,洋洋得意。其中最突出代表就是“万松山庄”的庄主柳若松。柳若松此时当然非常得意,他在江湖上名利双收,受人尊敬,他和妻子“相敬如宾”,生活幸福。

如果没有丁鹏的出现,柳若松一定会继续得意下去。这个平平凡凡的少年,近几月来以一招“天外流星”打败各大高手,一招鲜,吃遍天。柳若松有些害怕了,因为丁鹏的挑战书就放在他的面前。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丁鹏失败了,可以重新再来。但他柳若松却不一样,他已经拥有了这么多。如果失败,江湖中就没有他的立足之处。丁鹏还是太年轻了,如果你从狗嘴里抢走它的骨头,狗一定会朝你龇牙咧嘴,然后扑过来咬你几口。很不幸,丁鹏就遇到了一条狗。

柳若松是个有办法的人,没有办法他也当不了“万松山庄”的庄主。他使出了三十六计中那招行之有效,屡试不爽的美人计。高手用计,与众不同,美人计的主角就是他的老婆,柳若松是一个“看得开”的人。柳夫人出马,纯情的丁鹏招架不住,身体和心灵双双沦陷在柳夫人的石榴裙下。让人可笑的是,这个狠毒的女人,化名李可笑,骗走了丁鹏的剑谱,骗走了丁鹏的感情。对一个男人来说,被女人骗是常有的事,只不过有时是心甘情愿而已。丁鹏其实并不可笑,没有这场经历,他只是一个单纯剑客。经历了背叛和绝望后,他将会成为他自己。柳夫人没有意识到的是,她只能伤害爱她的人,她和柳若松能够“和谐相处”,只因为两人在互相利用对方。每个男孩的成长过程中都会遇到一个女孩,她身上有着那么多的闪光点,满足了男孩对于美好爱情的全部幻想。她的一颦一笑,让男孩魂牵梦萦,辗转反侧。为了她能够开心快乐,男孩愿意付出所有的努力,克服难以想像的困难。可惜的是,这说不上是爱情,只是青春时期,那种青涩的好奇与渴望,打破心中的那道墙,尝试着,尝试着,走进你的心房。最后的最后,还是分道扬镳,走向不同的道路。等时光荏苒,终究会在时光里找到解药,再次相见,没有想到会是那么的平淡。平淡得尝不出原有的味道。男孩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思念你,还是在思念那段无法割舍的旧日时光。你终究不会知道,曾经有一个痴心妄想的少年,对你,想思如狂。

一切都破灭了,被骗走剑谱的丁鹏在决战当日一败涂地。这些名门正派的人士,肚子全是男盗女娼。柳若松不但要打败丁鹏,还要毁了他,诬陷丁鹏的“天外流星”是偷学而来。因为丁鹏是一个不守“规则”的人:丁鹏要堂堂正正的决斗。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丁鹏无法想像这些上流人士竟是如此的嘴脸,他为他的天真付出了代价。血战之后,虽然他逃了出来,但是天地之大,没有可去之处。他的信仰已经倒塌。他想到了死,死是多么容易。拿剑往脖子上一抹,一了百了,万事皆空。自杀是一种卑贱的勇敢,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不计代价地活下去,这需要更大的勇气。

上天毕竟是有眼的,丁鹏活了下来。在忧愁之谷,临死之前,他替青青挡了一剑。他还是有信心的,他还是充满希望的,在经历了磨难和欺骗后,他还是愿意相信别人,愿意为别人付出生命。这就是丁鹏最耀眼的一点,就算没有圆月弯刀在手,就算不能神刀一斩,丁鹏还是强大的,他的内心是强大的。于是,他能够以人御刀,神刀一斩,万众俯首。

以前的我,不大喜欢看古龙的小说,原因是因为我看不太懂。我喜欢看书中侠客快意恩仇,宵小闻风丧胆。古龙的小说在当时的我看来有些“平淡”。没有金庸式的历史沉淀,也没有武功动作的铺垫,是一种散文式的表现手法。内容由人物对话穿插形成,看起来“平淡无奇”。但是现在,我找到了不同的味道。如宋末词人蒋捷的那首《虞美人·听雨》一样: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